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申请彩金 > 正文

芦苇花儿会唱歌 ——记江苏省淮安市洪泽区地方海事处马浪岗海事所(3)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采集侠 时间:2018-04-10

  “现在好多了,尽管一周才乘船一次到十公里之外的集镇,但比起最初驻守在趸船上不知要好多少!”孙成斌说,当时就一条趸船,喝的是地下水,用的是风电,住的是每人活动面积不足2平方米的狭小空间,一日三餐要自己动手。

  夏天热得要命,蚊子用手一撸一大把,叮起来的大包又疼又痒。往往是蚊香把人的头都熏晕了,蚊子还在嗡嗡叫。到了冬天,湖风刮到脸上,生疼。

  采访中记者发现,马浪岗海事所的办公楼是没有窗纱的。

  难道现在就没有蚊子啦?

  “俗话说,‘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’,而在这里,‘水面大了什么蚊虫都有’。我们倒是很想装呢,可尝试了好几种样式的纱窗,都没有用——总有蚊虫能爬进来,最后就干脆不装了。”孙成斌说,为了防蚊,他们夏天早早地把宿舍门关上,“马上就要进入夏季,又要遭受蚊虫的攻击了!”

  夏天与蚊虫作伴,冬天与寒风对峙。这还不算什么,更难耐的就是寂寞。白天望湖水,晚上数星星。几个月能上一次岸逛逛街、看看人,就算是开心的事了。

  “所里就那么几个人,在一起那么多年了,能聊的早聊光了,有时整天不说几句话。”海巡艇船长贺再明说,这种寂寞,甚至“传播”给了一个特殊成员——德国黑贝犬赛虎。当初赛虎高大、威猛,可如今已“沉默寡言”多年,平时不跑不跳也不叫,整日里懒洋洋的。

  自己守岛,家里的老人和孩子自然很难管到。

  “老孙(成斌)的儿子从小是在亲戚家寄学、‘吃百家饭’长大的。他和妻子吕瑞兰几十年守岛,儿子多年都不愿与父母说上几句话。”贺再明说。

  如果仅仅是为了糊口,这些收入并不高的海事人早就离开了。在富庶的东南沿海地区,在岸上不愁找不到挣钱的地方。

  “这么些年,也想过离开,同学有搞运输生意发财的,有到其他部门的,都挺好。”

  “哪怕开个小面馆呢,日子也比现在宽裕。”

  ……

  采访中,海事人员不时地讲述着自己的“不情愿”。但真的有时休假回到家里,反而不踏实睡不着了。住在岛上,他们感觉一切情况可控,感到充实:每次救人或破冰保畅通,看到被救船民无助的眼神时,真的觉得自己是一个少不得的人,由衷地感到海事工作的重大意义!

  “这种充实,是再多的钱也买不回来的!”孙成斌说。

  与大湖为伴,与风浪相偎,忍受这份孤独与寂寞,却依旧守护着岗位带来的那份神圣。

  最开心的事,是事故逐年下降

  “我现在很幸福啦!”作为马浪岗海事所的元老,孙成斌说。

  这一来是他如今当上爷爷了,小时候“发誓”不理自己的儿子也开始理解他,也能让他拍拍肩亲近了,如今也“子承父业”,成为一名海事人员。

  更让他感到幸福的,是近几年来,洪泽湖遇险船舶及死亡率正逐年大幅降低。

  “幸福是奋斗出来的。这些都是众多同事共同奋斗的结果!” 孙成斌表示。

  记者了解到,以前由于气象科技水平有限,天气预报无法足够精准,孙成斌自己摸索出了气象预判办法:早看东南,晚看西北,春秋天,三场大雾必有一场风……如今,气象观测点在湖中有很多个。

  为提高湖区管理效能和救援能力,如今湖中主航道附近建起了两处避风港,重要航段、重要位置都设立了实时电子监控眼。特别是2014年11月底, VTS(船舶交管中心) 系统的投入使用,让海事部门监管如虎添翼。系统由高清视频、雷达、电台、船舶自动识别等子系统组成,实现了船舶信息的动态掌握,加上先后建立的十多项联动管理机制,形成了“预防、预控为主,救助为辅”的防控体系,实现从“被动救助”到“防治结合”“预控为主”的转型。

相关文章:

网友评论: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分类
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澳门.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

Top